当前位置:特娱乐>明星娱乐>访谈>正文

陈凯歌:还刻意删去不少更“基情”的戏

2015-07-07 来源:特娱乐 责任编辑:admin 点击:

分享到:


导读:陈凯歌城震组合在各地宣传中大抢镜头陈凯歌导演的新片《道士下山》自7月2日晚公映后,两天票房过亿;从7月首周票房排行看,该片以1.29亿元的成绩成为今年暑期档首周末的票房冠军;而单周2.33亿元的成绩,也让《道士下山》打破了陈凯歌导演的单片票房纪录

陈凯歌:还刻意删去不少更“基情”的戏

陈凯歌

陈凯歌:还刻意删去不少更“基情”的戏

“城震组合”在各地宣传中大抢镜头

陈凯歌导演的新片《道士下山》自7月2日晚公映后,两天票房过亿;从7月首周票房排行看,该片以1.29亿元的成绩成为今年暑期档首周末的票房冠军;而单周2 .33亿元的成绩,也让《道士下山》打破了陈凯歌导演的单片票房纪录。有业内人士预测,暑期档国产电影整体票房成绩都会提升,《道士下山》则有望冲击4亿甚至更高的票房。伴随着票房飙升,网上评论两极,各种争议也愈演愈烈。观众、影评人揪着“范伟林志玲滚床单”、“郭富城张震滚草地”等剧情引发各种联想,也针对王宝强的角色轻重,以及片中旁白的过度讲解等问题吐槽不断。这些戏谑和口水,让《道士下山》瞬间被推上话题榜,成为继《无极》之后陈凯歌最受争议的一部作品。

上周六,陈凯歌带着林志玲来广州为该片宣传,并在发布会后接受了南方都市报独家专访。面对各方疑惑和吐槽,陈凯歌态度坦然,回应得也颇为诚恳。采访中他再次强调,当初之所以选择徐皓峰的《道士下山》,是看中这部小说的奇特性,所以在片中无论是视觉上的奇特,还是人物关系上的奇特,都努力做到极致,也正因为这是一部“奇片”,观众看起来多少会有点不适。另一方面,陈凯歌说他要在《道士下山》中达到另一个目标,是“雅俗共赏”,希望观众能在这部作品中各取所需,找到各自的兴奋点。

这说法难免会让人联想到,片中无论是范伟配林志玲的不和谐感,抑或张震郭富城之间的暧昧关系,都是导演预先设计好的话题点。对此陈凯歌坦言他当初真没想过要展现什么“基情”,为了尽可能减弱观众对这方面的联想,他甚至还刻意删去不少更显“基情”的戏份。但面对各方质疑,陈凯歌也并非一味解释,譬如对于“画外音过度解读”这些问题,其实连他本人也有不满,但也相当无奈,“在中国做导演有一个特色,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由你自己决定,但责任得由你来承担,所以这个锅,就让我来背吧!”

A

基情”满满的?

在公映前夕,《道士下山》的预告片和剧照就在网友中引发了各种讨论,其中最为热烈的莫过于“范伟和林志玲滚床单”,起哄者此起彼伏,认为其中的不和谐感实在难忍接受。但待影片上映后,大多数人认为滚床单还算是剧情需要,取而代之引起更热烈讨论的,则是另一个“滚”字———张震和郭富城滚草地的基情四射:片中,张震郭富城扮演一对共同修习“猿击术”的武者,关系相当暧昧,炮火中相拥、草地上打滚、以“娶妻生子,勿再相见”作临别赠言等桥段,令网友们浮想联翩。对于大众对两人“基情”戏份的解读,陈凯歌可以接受,但并不认同。

南方都市报:现在外界对这部电影有很多讨论,但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应该还是张震、郭富城两个角色的关系,当初你是怎么构思这两个人物关系的?

陈凯歌:其实在我想象中,郭富城演的这角色被逐出师门,心里肯定很痛苦;张震这角色则更是想寻死那种。我构思的是两个没有活路的男人,遇到一起变成生死之交。但你若非要解释成“基情”,我也不是很反对。我拍第二部电影《大阅兵》,在蒙特利尔得了个奖,颁奖词里就说道,“用细腻的方法表现了中国男人间的同性情感。”当时我就懵了。但是当我再带着他们的想法去看我的电影时,我突然理解他们说的不无道理。吴宇森也跟我提过,说你看“小马哥”和狄龙(注:指《英雄本色》里的两个主人公),他俩是“基情”吗?我觉得怎么看是大家的问题,在拍的时候我觉得,是用情很深,但他们是生死兄弟情。

南都:你提到希望这部片能做到“雅俗共赏”,那我们很容易理解为,你是故意要在片中设定这些能带起话题的元素,譬如“基情”。但从你刚刚的回应来看,其实在拍的时候是真的没意识到这一点?

陈凯歌:我这么说不诚实,虽然我刚刚在记者会上讲了那番话。因为我从小是军人,是在完全男人的环境里长大的,跟我住一个屋的二十多个人都是男的,彼此就隔着一道蚊帐。所以在这问题上我可能比较迟钝吧。但我始终认为,在这种环境中发生某种程度的情感,都是非常自然的事,不是一个不可理喻、荒诞的事。

南都:你刚提到,如果说你完全没有意识到“基情”,这说法不诚实,那就是在拍的时候多少还是有这方面考虑?

陈凯歌:老实说,我没有用更大篇幅去表现他们之间的关系。其实有两场戏是被删掉了的,其中一场是张震曾经到过郭富城扫地、住的那个庙里,他们在卧室里有一段对话。这段对话是一个黄昏的气氛,郭富城说:“你今天晚上住这。”这明显是他们十年山洞生活以后回到人世间发生的一幕。那张震的回答是:“我跟你睡炕。”郭富城坚持说:“你今天晚上睡这。”

南都:后来删掉,还是因为实在太暧昧了?

陈凯歌:是因为有人告诉我,说你这个是不是奔着“基情”去了?我说我真没想,因为他们在山洞里一定没有避讳,一定是睡在一起的,这是有合理性的。所以这个东西我就有点把握不准。

南都:那另一场删掉的戏,也是能让人有这方面遐想的?

陈凯歌:另一场戏就更难办了,是王宝强被郭富城带到屋子里头说:你住在这。这时墙上挂着一张照片,是张震的,端坐的一个武生的感觉。王宝强还问了一句:“这是谁?”郭富城回答说:“一个朋友。”这场戏也没有了。换句话说,我曾经用比较多的篇幅去构筑和铺排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在拍摄的阶段曾经是这么做的。但就是因为人家对我的这个提醒,让我觉得我有点把不准,所以这两场戏后来都被拿掉了。

南都:或者可以这么说,即使真把这关系定义为“基情”,但起码它是一种美的表现,不是那种让人家觉得很猥琐的就可以了。

陈凯歌:没错,是这样的!电影这件事,说到底就是一个字———美。我觉得他们的关系是美的,人的欲望在一个清明的社会里,会首先得到理解,而不是否定。

凯歌回应:“电影这件事,说到底就是一个字———美。我觉得他们的关系是美的,人的欲望在一个清明的社会里,会首先得到理解而不是否定。”

B

男一号变“空气”?

作为原著主角的何安下,在电影《道士下山》中降格为一条串联起各路神仙的线索,甚至因为张震饰演的“查老板”太过夺目光芒而惨变“空气”。即便如此,观众对王宝强的表现也似乎不太认可,觉得那些似曾相识的咆哮和大笑,不过是《泰囧》的延续,太过本色。但陈凯歌说,他要的就是王宝强的这种本色,去表现何安下这角色的“一张白纸”。

南都:王宝强演的何安下,虽然是第一主角,贯穿整部戏的主线,但这人物感染力并不强。能看得出来,你在对张震、郭富城的角色明显会着墨更重些,甚至连林志玲的角色性格,也会比何安下更丰富、复杂。

陈凯歌:其实我对何安下最初下山的状态的一个形容,就是一张白纸,所以对于一张白纸的何安下来说,他可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并没有一个自己完整的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南都:也就是说,这个角色在刚出现的时候,就应该是一个比较简单的表现?

陈凯歌:对,但后来他在影片里经历的变故,主要是两点:第一点就是杀人,第二点是要不要给郭富城报仇。这也是我们在做剧本时特别纠结的一点,他的出路到底在哪里?他是从此皈依、向善,不参与任何暴力,还是经历了一次蜕变的过程后,重新拿起武器———这似乎是杀人之心又起。但只是在这时候,他找到了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定位,这个过程没有办法用虚无的理论去解释,而是必须面对这个世界。

南都:会不会是因为他在整部片中没有多少独角戏,所以会让大家觉得人物特性表现得并不明显?

陈凯歌:拍的时候我总是跟宝强说,要有变化,要演出不同的感觉来。说到底,他和其他人物的关系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但作为他单独的戏来看,还是有一个成长变化过程。

南都:王宝强从《泰囧》之后也拍过很多部片,大家也看到他戏路上的改变,在这部片里,他好像又回到那种傻傻的角色,当然也是剧情需要,但表演的风格还是很明显有《泰囧》的痕迹,特别是笑声……

陈凯歌:其实我对宝强表演的要求,就是“自然”两个字,他不用刻意把自己塑造成另外一种状态,这是我跟他合作时候我的感觉,王宝强演戏最大的本事,就是真。

凯歌回应“我对宝强表演的要求,就是‘自然’两个字……王宝强演戏最大的本事就是真。”

C

大道理太多?

对于人物关系、角色轻重等质疑,陈凯歌都给出了自己的想法,讲出了他这么做的理由。另外,片中金句比比皆是:“一门之隔,两个世界”、“不择手段非豪杰,不改初衷真英雄”、“人生本来就是上山下山”、“不离不弃,不嗔不恨”、“看见万物凋零,懂得了慈悲”……谈到被吐槽得厉害的“大道理被讲得太明白”的问题时,陈导并没有过多解释,因为连他自己也认为这是个不能让人满意的问题。

南都:很多观众反映,影片里讲的那些道理,其实都很容易理解,但最后还是要被挑明了,譬如你的电影在结尾的时候都有一个总结陈词。

陈凯歌:其实我对于最后一段画外音也特别不满意,我自己觉得多了,直白、啰嗦,已经看过的东西为什么要说出来。这确实不是我想要的。但我们有的时候,确实有被要求你要怎么说的情况。因为在中国做导演有一个特色,不是所有事情可以由你自己决定,但是责任得由你自己承担。

南都:这个,有点不太理解……

陈凯歌:我不能说得更多了,但这问题不是因为主管部门的关系。一部电影有时候会有各方面的问题出现,所以为了确保能够按时上演,有的时候真的会有从影片创作者的角度来讲很不爽的事情发生。我可以再举个例子,譬如这画外音,有朋友就问,画外音这人是谁?我可以告诉大家,原来这画外音是何安下儿子的声音,是他儿子来讲述他过去的经历。但因为某种原因,人家说何安下不能有儿子,我们才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改成了这个样子。

南都:就是说,电影出现的一些问题,其实你在拍时候能意识到,只是因为某种原因不能去改变?

陈凯歌:这个锅就让我背吧(笑)!是的,因为我认为自己也是专业人士,我有判断能力,大家感觉到不舒服的地方,我也感觉到。

凯歌回应:“我认为自己也是专业人士,我有判断能力。”

D

画风太奇特?

电影中除了人物关系奇特外,陈凯歌也在动作戏和部分剧情上展现了他概念里“奇片”的标准,譬如张震双脚踩刀背、单枪挑汽车,陈国坤、元华隔空碎物等武功,其夸张程度堪比魔幻电影。而王宝强和房祖名吃肉中毒的那段剧情,更可以用荒诞来形容。但陈凯歌表示,他需要的就是这种荒诞感,原本可以用一种更合理、更自然的手法去表达,他非要让故事呈现出奇特的效果,让这段戏有自己特定的风格。

南都:戏里王宝强跟房祖名吃错东西让脸部变形的戏码,就足够奇特。

陈凯歌:其实这一段我觉得挺有趣的,人家说我是“预言帝”,拍这戏的时候还没发生那件事(房祖名涉毒),但在戏里他吃的东西就是有毒的,所以就变成这样了。其实我是觉得有一点象征主义,人很容易变得恶。当然,这一段在整个情节上也有穿针引线的作用,如果不是这一劫,他们不会遇到郭富城。

南都:我能理解你是希望体现出何安下内心的“恶”,这个人物一直很正,但他也会有恶的一面,只是通过这种手法来表现,会感觉有点荒诞,如果用喝醉酒来代替中毒,是不是会更自然更合理一些?

陈凯歌:这一段除了“见善恶”这个主题,其实我还有一个理由,就是我们看电影和看生活时的眼睛有时候是不一样的,但其实生活本身就是电影。我们不仅是在观看一个可能魔幻的世界,我们本身就住在这个魔幻的世界里。

南都:所以你是故意不把故事说得那么自然,那么有合理性?

陈凯歌:为什么我刚才说我永远对自己的创作不满足,就是这个意思,就是我总是会稍微走得靠前一点点———我觉得这个戏有自己特定的风格,它不能拿来与我之前的任何戏做对比,我拍的时候就有感觉,这是另外一个可以观察的世界。

南都:你提到的奇特观感,在片中的动作戏也体现得很明显,可以用打得很虚幻来形容。

陈凯歌:我的武术指导是谷轩昭,他是袁和平的弟子,像《卧虎藏龙》这些戏,包括周星驰那些戏,都是他参与做的。我觉得他现在应该是“中流砥柱”,处在五十岁左右的一个年龄,人也非常非常靠谱。他看了剧本就跟我说,“我要有一些新想法”,这个新想法就是要做一些在一般武侠动作戏里比较难出现的(场面),但要花比较多的时间,要用比较奇绝的想象力去做。

南都:所以在动作设计上,也并没有过多去考虑合理性、说服力这些问题?

陈凯歌:所以这个就是风格的事,我觉得和现实中的那个真实性就没关系。因为本身这些人物的武功就是假定的,譬如从太阳里吸取能量,借月亮也吸取能量什么的,其实这些都是小说中的一个说法。所以我考虑动作设计时都会有奇思异想,比如张震一纵身站在两把刀的刀背上,背着手,好像在端详人家……这个动作都是在现场突发奇想。我跟武指说,要加这个动作,另外他踏过众人肩头(这个动作)也是现场的一些即兴冲动。

凯歌回应:“其实生活本身就是电影……我们本身就住在这个魔幻的世界里。”

题外话

房祖名戏份保留之谜

陈凯歌:“一度让我深陷绝望”

《道士下山》还有一个让观众无法解开的疑惑:早前涉毒的房祖名,竟然还保留着相当重的戏份。对于这问题,陈凯歌并没有正面回应,这也是他在整个采访中唯一回避的问题。

“这部片本来是定在春节上的,但一直拖到七月份,拖了五个多月的时间,就是因为(涉毒)这件事。”陈凯歌说,当时他们各种的可能性都设想过,也都尝试过,甚至考虑过重拍房祖名的戏份。“但你们也看到了,房祖名的戏份基本是跟元华老师一起的,但元华老师年事已高,要重拍一次基本是没有可能的,这个困难曾一度让我深陷绝望,看不到解决的可能性,但是(能)怎么办?不能因为一个人的违法而让上千工作人员三年的努力就付诸东流,真的不行。”

采写:南都记者

朱燕霞 黄锐海

实习生 卢楠

林冰妮 黄玉女

摄影:

南都记者 马强

热门点击
热门专题 张震杨采妮刘镇伟绘里奈摩亚刘亚仁吕良伟修杰楷郭敬明李晨土屋朝美罗玉凤雾岛樱李圣杰冯巩韩东君白客甜馨王乐君何冰山下智久陈晓东奚梦瑶宋祖英张慧雯朱时茂李毓芬欧阳娜娜小彩旗江珊青叶结衣曾宝仪李一桐李彧王小利邹市明朴信惠王景春张国荣高洋美月葵马东大S谢依霖郁可唯刘谦安七炫蕾哈娜张柏芝布兰妮李立群庾澄庆罗志祥绀野真子杨紫琼陈萝莉穆雅斓张婉儿佐佐木希徐冬冬黄英爱里未来张铁林青野圣罗菅纫姿蔡少芬侯明昊郭书瑶
Copyright © 2010-2015 www.teyule.net 特娱乐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号-1 Rss Baidumap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