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娱乐>明星娱乐>访谈>正文

徐静蕾称不会做记忆手术:所有痛苦都伴随着美好

2017-05-02 来源:特娱乐 责任编辑:admin 点击:

分享到:


导读:徐静蕾如果手术可以拿掉痛苦的记忆,你愿意做这样的手术吗?电影《记忆大师》探讨的就是这样的问题。女主角徐静蕾在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痛苦的记忆也往往带着美好的记忆,做不做都是个人选择。演戏变成一种爱好华商报:当初在接剧本的时候,你认

徐静蕾称不会做记忆手术:所有痛苦都伴随着美好

徐静蕾

如果手术可以拿掉痛苦的记忆,你愿意做这样的手术吗?

电影《记忆大师》探讨的就是这样的问题。

女主角徐静蕾在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痛苦的记忆也往往带着美好的记忆,做不做都是个人选择。

演戏变成一种爱好

华商报:当初在接剧本的时候,你认为它最吸引你的是什么?

徐静蕾:我觉得是剧本,因为它的剧本真的还蛮好看的,非常复杂的一个故事,但是讲的非常清楚,我真的觉得是我这几年读到的非常好看的一个本子,不管是从文学性,还是剧本讲述的方式上。

华商报:张代晨这个角色,她是一个牺牲了自己家庭的女人,你本人和这个角色有相同点和不同点吗?

徐静蕾:我觉得我们挺不一样的,我自认为是一个情感上比较成熟的人,不太会翻过来倒过去地踌躇、迷茫、拧巴,我比较清楚,我很知道自己要什么。那张代晨不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且做得很多决定都是一些不成熟的表现,比如她提出离婚,你知道有一种提离婚并不一定是真的想要离婚,而是要引起别人的注意,我会觉得这是她不成熟的表现。当然她的老公也是不成熟的,两个人有问题其实很正常,要通过交流、沟通。在我看来,我是很干脆的人,就是留下或者走开,就不会徘徊来徘徊去。

华商报:之前你也做过导演,做过监制,再回来做演员,会不会在审视这个剧本、审视这个人物的角度上有一些变化?

徐静蕾:其实对我来说演戏已经变成一种爱好了,只是这个爱好一定是自己喜欢的剧本,或者合作的对象,我才会去做。我不喜欢完成任务似的工作,因为对我现在的这个阶段来说,那样没有意思,我现在不再追求在表演上有所建树,或者未来我还要一直演戏,其实找我的剧本挺多的,但真的没有那种想演的激情,每次我看到剧本就想说这个我演了和不演有什么差别吗?那我宁可去做我喜欢做的电影项目。

段奕宏的眼睛很有内容

华商报:是什么原因促进你和陈正道导演的合作?

徐静蕾:我觉得剧本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这个剧本也是导演一起参与写的,看到剧本就会看到背后有才华的人,《催眠大师》的时候,我们也谈过,当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合作。看完这个剧本我会想要拍,不管我这个角色怎样,但我想参与这个创作。

华商报:和黄渤老师也是第一次合作,你们第一次合作的默契度也是挺高的,你和黄渤老师合作有什么感受吗?

徐静蕾:我觉得黄渤首先是一个特别好的人,他很热情,他会面面俱到,他会把谁都照顾好。相比之下,我和段老师都属于比较自我的人。黄渤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他对自己做的事非常认真,我们身边有很多人,不是每一个人对自己的工作都怀有很大的热情,有的时候大家就认为这是一个工作、赚钱,和那样的人合作就很没有意思,看到我们组的这些演员,包括导演都很有热情,那我自己会觉得非常好。我确实抱着一种来跟演技很好的演员合作的心理来的。

华商报:第一次合作就有吻戏,这过程中有没有发生有趣的事?

徐静蕾:黄渤是我所有演过戏里面最不会演接吻戏的一个人。

华商报:段奕宏老师会给你一种什么样的印象?

徐静蕾:我觉得他的眼睛真的是很有内容,他的眼睛背后的东西非常丰富,段老师和黄老师是很不一样的两个人,段老师很专注、安静,他的世界里好像只有我的角色、我要演的戏,他的性格就是不会和你嘻嘻哈哈的,大家都打成一片的那种,他非常慢热,心底里是有和人沟通的愿望,只是他的性格不是那种八面玲珑的性格。这两个演员从演员的类型上非常不一样,他们演戏的风格也不一样,性格也不一样,所以我觉得这次合作很值得。

我不会做记忆手术

华商报:电影中,丈夫为了离婚做了记忆失感手术,如果是你本人的话会理解丈夫这种行为吗?

徐静蕾:我可以理解这种行为,小时候也经历过情感痛苦,会想到说如果能把这个记忆摘除掉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华商报:到目前为止,如果记忆失感手术在我们现实生活中普及开了,大家都可以做这个手术了,那你会不会想要消除哪一段记忆?

徐静蕾:我觉得这很矛盾,因为所有的痛苦都是伴随着美好的,没有美好就没有痛苦,那如果把痛苦的记忆拿掉,意味着美好的也没有了。其实我最痛苦的记忆是我奶奶去世的时候,是我真正觉得痛苦的事情,可是如果我把它拿掉的话,那我和奶奶那些童年,从小在一起的美好回忆也没有了,那我还是会选择不拿掉,因为如果你没有深爱一个东西,你不会觉得真正的痛苦。

华商报:如果记忆失感手术在我们现实生活中普及开来,你会觉得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

徐静蕾:我觉得还是个人的选择吧,很难说这是一件完全好的事和完全坏的事,我觉得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只要不是攻击别人的,我不会觉得反对。只是说有这个手术,我会选择不做,因为痛苦和美好是在一起的,但是有人想做,我也不反对,如果说它能让有些人觉得自己更幸福一点,生活更美好一点,这也是一件好事。

热门点击
热门专题 喜哥源美衣奈乔任梁阿汤哥王中磊古瀬玲吴尊鞠婧祎朴有天刘欢刘孜郁可唯夏梓桐刘循子墨陈都灵陈楚生金世佳马丽胡可刘萌萌金宇彬赵立新郝邵文TFBOYS安七炫吴昊宸张云龙张双利郑拓疆鲍蕾岛崎里子吴宇森宋祖德鬼鬼赵又廷张丰毅丁一马景涛王耀庆相武咲罗李光洁上野莉奈金瀚张家辉戴佩妮任嘉伦宋祖儿张碧晨巫启贤董子健张杰鹤田加奈董卿孙坚周二珂高晓攀奉俊昊李克勤甄子丹嗨氏Miss梓唯衣品冠陈飞宇黄渤崔雨鑫张泽
Copyright © 2010-2015 www.teyule.net 特娱乐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号-1 Rss Baidumap Sitemap